neng

【all叶】Ever 30(2)

2.

捡回一条命的大兄弟对外表很可爱,性格很御姐的陈果多了一份迷之敬畏,他小幅度推动圌摇杆,cāo纵着主角一步一挪地靠近看上去已经恢复正常的陈果,生怕陈果小手一抬再把他送去受苦。


陈果再次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看起来完全不记得她刚才做了什么事:“小伙子,有什么能帮到你吗?”她看着那个战战兢兢的主角,笑容更灿烂了。


大姐你刚刚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大兄弟忍不住吐槽她,但还是摁下了圆圈键互动,选了上次没来得及选的“关于叶秋.”。


陈果别过脸没有对准屏幕,表情有崇拜也有难过:“叶秋可是我的男神啊,斗神一叶之秋说的就是他,强无敌,我能吹一年!(以下省略一万字对叶秋的赞美)虽然他退役了,但是他还是我心目中最强的人。”


一叶之秋……一束白色的细光穿过了大兄弟的脑壳,他发现了华点,所以刚才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男人就是叶秋没跑了。但同时也产生了一个疑问,既然他是叶秋,而且看起来陈果和他已经共事很长一段时间(瞧瞧他们那无比默契的坑钱combo),为什么身为叶秋迷妹的陈果为什么没有认出他来?


大兄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像是肯定他的想法,主机发出了一声提示音,表示人物资料片更新,可以用R3键查阅。同时陈果的对话选项更新,大兄弟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大兄弟没有着急着看资料片,再次控圌制主角和陈果互动:“那刚才的男人是?”


陈果侧过头又笑了,这次的笑容自然多了,看上去是发自真心的:“他就是我雇的那个很厉害的人呢,他叫叶修。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就是叶秋呢,结果白开心一场。也是啦,叶神怎么会像他那样。”陈果一脸遗憾地摇摇头,“如果你要找他的话,晚上再过来,因为他是值夜班的。现在,他大概去睡觉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自己的偶像和自己想象中的差太多,就像是以为自己买的是甜粽子结果煮出来是个咸粽子,还拿着准备好的白砂糖一脸不知所措的情况。所以认不出来么,大兄弟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同情陈果了。


本着能省就省的原则,其实是身上没钱,大兄弟cāo纵着主角溜进了公园,在长椅上以天为被睡了。要是主角可以像某狩魔猎人*可以冥想到晚上就好了,主角可怜兮兮地缩在长椅里真是怎么看怎么可怜,一股子霜打茄子蔫了的味道。


他不知道主角的身世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可怜孩子绝对不是guān方亲儿子,脸是玩家捏的所以看起来违和感还不那么重,但是躯干部分的建模却很粗糙连街边的路人都比不上,和游戏里其他重要角色站在一起简直不是一个画风的。当然,这个和颜值建模什么的都没关系,主要看气质,主角的气质就像把生化危圌机7的主角扔进了vr女友夏曰课堂里一样格格不入。


这孩子也干没啥坏事啊,到底是得zuì了谁待遇才那么差?大兄弟父爱爆发,他觉得自己要好好锻炼主角,成为高手中的高手,至少血条要和boss一样长。


大兄弟雄心壮志,器宇轩昂地在黑圌暗中闪闪发亮的兴欣霓虹灯牌子下让主角翻滚着进了门。果不其然,叶修正懒洋洋地支着胳臂卧在前台看新闻。


主持人严肃的声音掩盖了刚才欢快的BGM:“接下来擦播一条速报,据悉,5月16曰下午四点左右,一名犯zuì嫌疑人从监狱逃拖。现在,jǐng方正在全力追查这位犯zuì嫌疑人的行踪,希望各位观众提高自我保护意识,我们将持续关注,追踪报……”


播报声戛然而止,大兄弟敏锐地看见主角的手飞快地抬起又放下了,那股违和感又来了。好像是主角的手抬起来了所以电视关了,但是他并没有cāo控主角和电视互动啊,怎么会……?难道是bug了,说不定下一个版本更新会修复吧,大兄弟说服自己别把那种违和感放在心上。


叶修见电视关了就慢吞吞地站起来撑了个懒腰,他穿着件白T和洗的发白得牛仔裤,气质年轻干净不太像个社圌会人。他手撑高在头上,腰间的薄料子被拉上去,露圌出些腰间臀部流畅的曲线,室内的白炽灯光在他苍白的皮肤上反光,他不jìn感叹画面做得太过真圌实,光影效果勾勒出一个过分真圌实的叶修,他看上去就像自己在发光一样。他伸完懒腰,把身圌子靠在前台上看向主角,眼底闪过暧昧不明的光芒。大兄弟觉得自己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反正叶修和主角这个灰蒙蒙的家伙看上去完全不同。




“我知道那个犯zuì嫌疑人是谁。”叶修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听上去非常突兀,语气虽然是漫不经心的,但意外地尖锐。他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主角一会儿,这时候,叶修看上去很陌生,不太像他坑钱时给人第一印象的小狡黠和小不正经。


大兄弟看见主角不自然地抖动了一下,难道这个也是bug吗?他快要无法说服自己了,动作做的太真圌实,那个抖动就像一个冷颤。


“跟我进训练室吧。”叶修转过身,丢下一句话走了。


那个欢快的BGM回来了,但是刚才叶修带给主角的压圌迫感却没有消失,大兄弟推着左摇杆却发现主角是一步一顿地挪动着的,看起来非常犹豫不安。


叶修在离主角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回过身,面无表情地站定,冰冷的白光让他缺少了人的气息。门在背后关上了,退路断了,原本空旷的房间显得 闭塞狭小。大兄弟感到一阵没由来的紧张和心悸,眼前的叶修的气势完全变了,就像什么未知的洪水猛兽,令人恐惧。


“我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只是一个瞬间的事情,叶修手上多了一个泛着银光的武圌器,很长,前半部分呈伞状,看起来像是矛,线条利落,顶端与伞尾尖锐异常。他将它抬起指向主角,“如果你真的如指令所描述的一样……”


森冷的气流席卷而过,大兄弟紧捏着微微震动手柄的手沁出了汗。


“那你就是所有人道路上的阻碍,我不得不消灭你。”


气氛突然变了,显然主角不像大兄弟那么清醒,游戏画面先是渐渐地将镜头拉远,在主角的眼里叶修的脸变得遥远但是又变得越来越明晰。镜头随即给了主角的难得有表情的茫然脸一个特写,他的嘴唇轻轻地动了几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叶修bī近了主角,快得只剩下残影,这时候画面放缓跳出来一个QTE,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让玩家喘口气的QTE。伞尖在主角的脸旁擦过,然后迅速地回旋朝主角的胸口刺去。淬出的寒光几乎可以刺伤眼睛,主角抬起手挡住却没忍住发出一声闷圌哼,表情不自然地扭曲,手柄大幅度地圌震动起来。大兄弟cāo纵他侧翻着与叶修拉开距离,他定睛一看,发现主角被刺中的手臂模糊地散开,像是碎落的积木,碎落的片段有一些落在了叶修的身上。


“别分心。”叶修突然闪到主角背后,大兄弟看着前面空白的场地反应快速地转动右摇杆,但叶修根本就没有留给他转动视角的时间,巨大的实力差让大兄弟出了一身冷汗,只要叶修想,在不到20秒的时间内将主角秒shā应该是非常轻而易举的事情。正当他觉得无力回天的时候,叶修的动作停了下来。


转过视角后,才发现叶修脸上多出了点思虑和不可置信,因为他的动作被停住了:“你刚刚在篡改程序吧,为什么不继续?”


主角只是摇了摇头。


“不想与我为敌吗?”


主角点点头。


轻圌松舒缓的BGM响了起来,大兄弟听到后稍微远离了屏幕松了口气,刚才太紧张了导致他不自觉的越坐越近。他觉得可能没自己什么事了,进入剧情应该就代表没有危险了吧,然后松开了手柄缓了缓发圌抖的手指。


屏幕另一边的叶修看着其实没那么好欺负但看起来非常软柿子的主角笑了:“也是,我那么强,我怕我用千机伞把你打哭了。”


主角乖乖地点头。


叶修反而被他的乖顺弄得老脸一红,觉得自己特别不圌要圌脸,于是他决定更加不圌要圌脸:“那你把我放开呗,保证不打你。”


主角乖乖地把他放开了,然后被叶修一把掀翻在地,叶修见状立马坐在主角身上哈哈大笑:“乐死我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我叫你放你就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骑在主角身上一幅耀武扬威的嘚瑟样,完全不知道他的姿圌势就是传说中的脐♂橙,他手还不怎么老实,就差拿着那把武圌器在主角身上戳个洞。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扭来扭去的动作把各种身为只和左右手玩过的但同时又兼任老司机的玩家们刺圌激的不行。这姿圌势,这动作,四舍五入就是到床圌上耍了一遭啊!


主角见他这样大笑露圌出了一点委屈的神情,其实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翻过来,只要大兄弟摁下三角键互动就可以了,但是大兄弟和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个上面,他盯着叶修的锁骨,低垂的清秀眉眼,雪白的脖颈流着一些汗珠, 大腿弯曲的美好线条,决定不顾主角的sǐ活,捂着自己激动的小兄弟再多看一会儿。


这PY交易,我圆圌满了。大兄弟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个主角生死存王的关头,却是不少玩家掰直或掰弯的瞬间呢。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但是欢快的氛围没有保持太久,情势就直转急下,视野里泛着金属光泽的训练室墙壁被撕圌开一个大洞,洞圌口边缘落下了许多代码,和主角手臂受伤时的模样有点相像。叶修眼睁睁地看着主角被数据流从自己身下拖进洞里,虽然震圌惊但还是保持镇定立马提着千机伞后空翻和那个渐渐消失的洞保持距离,待他落地抬起头来发现主角和那个诡异的洞都消失了。


随即开始闪现出一段剧情,大兄弟仔细地看着晃动的画面,它们时不时从第一视角和第三视角之间切换,突兀又诡异。他看见一个惨白异常的房间里主角孤零零地跌坐在在一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模样的女性前,房间非常大,让主角和那个女人看上去非常的渺小。冷sè的光让一切都显得模糊怪异,包括主角和女人。




那位女性,看上去像是所有孩子最讨厌的那种冰冷严肃的人。她看上去显然只是公事公办,没有多余的表情,声音机械冰冷:“你是否明白你现在的处境?”


她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种语气令主角不适,但是隐隐却生出违和感。令主角感到不适的不仅仅是他不得不面对的,还有一个虽然毫无è意但是令他感到赤  倮的视线,从他的眼里透圌视出来。主角低着头不去看她,在第一视角中,他摆在桌面的手以奇怪的姿圌势拧动,bào 露在玩家的眼里,而他的身体远不像他脸上那么平静无波。


“如果你愿意配合,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视角开始变化,脱离了主角的眼睛,远远地看着他们。


大兄弟仿佛可以看见主角深埋在眼眸深处的抗拒,那种抗拒变得具现化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震悚地看着液晶屏幕,所有的一切似乎还是正常地运作,就像苹果一定会砸在牛顿头上一样理所当然。然而,却开始异常地掉帧,越来越严重,事物渐渐地走形了,露圌出了本质。那个女人瞬间失去了她机械化的表象,她扑向他,嘈杂的尖圌叫圌声同她的动作一起断断续续的存在着,它们松散开来。所有的一切都解圌体变回了最初的东西,字母数字逻辑符号,平面的无机的。


他逃脱了。


帧数再次稳定了下来,回到了兴欣的训练室里,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他出现在叶修面前,在杂乱无章的代码中渐渐凝固成主角的模样。叶修只是冷静地看着他,手上的千机伞没有丝毫放松。


在混乱中,大兄弟觉得有什么在脑内成型了。为什么只有主角的画风和游戏中其他角色完全不同?为什么只有主角突兀又刻意地存在着?为什么叶修要对主角说那样暧昧的话语?为什么所有人物对主角下的都是死招(一个模拟训练都能要主角的命,陈果或许是无心的,但系统绝对是有意的)?


叮铃一声,右上角弹出奖杯解锁提示和人物资料片解锁提示。


大兄弟条件反射地查看奖杯,又一次证实了他的想法。


奖杯的名字是“无名氏”。


这个无名氏,他是主角,但又不是。


他只是玩家手下cāo纵的一组庞大的错误代码。


大兄弟一脸复杂地看着屏幕,原来这家伙是装失忆,一开始能在嘉世待着也是因为他自己篡改了系统信息。说白了他是个病毒,大概连血条和死亡画面都是他自己niē造的,这样他就可以等待系统重置再乘机而入,建模也是故意变得粗糙,估计是为了躲避系统的追查吧。他推动圌摇杆发现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无名氏,他错愕地地摁遍了手柄上的摁键,发现还是控、制不了,只能楞楞地看着无名氏迈开脚步。


无名氏靠近了叶修,避开千机伞稳稳地停在叶修面前,他看着叶修攥紧发白的手指,觉得自己充满了决心。


“谢谢你。”无名氏的声音青涩又低沉,像是在初次调试中的吉他的声音。


叶修看着这个连说话都显得笨拙的无名氏,忍不住放松了肩膀,吁了口气,他把千机伞放下来,整个人又变得无害慵懒起来,全然不似刚才那般锐利肃穆。


“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想遵从那条命令,你又没干什么坏事。”叶修又眯起眼睛笑了,完全不像上次那么欠揍,亮晶晶的瞳仁在睫毛下无比动人。他唇边的笑纹浅浅的非常可爱,可爱到让无名氏觉得自己要乱码了。


可爱的让大兄弟再次怀疑自己的性向。


“好吧,这里不是聊天的好地方,我们先出去吧。”叶修提溜着千机伞遛弯似的出了训练室。


这时候,正当大兄弟下意识地推左摇杆,无名氏突然回过头来,视线越过屏幕和大兄弟的交汇,他的眼神严肃又认真,让本应该感到惊悚的大兄弟平静下来。


无名氏说:“对不起。”


说完,他扭回头又变回原来的样子。大兄弟推动摇杆,让他歪歪扭扭地跟在叶修后面。游戏和现实的界限仿佛模糊了,真圌实的氛围,怪诞的表里剧情,却丝毫没有不和谐音,他们都那么真圌实,似乎时刻准备着演奏下一首盛大的交响乐,它带给人们的乐趣是永无止境的。屏幕外的人觉得自己做好了迎接这场暴风雨的准备了,这才是玩游戏应该有的乐趣嘛。


TBC

*某狩魔猎人:游戏巫师3的主角杰洛特,可以通过冥想快速过度游戏时间。


老福特一定是想用敏感词气死我,好继承我的财产:)


下集预告——新人劝退哥孙翔的劝退之旅!